熔点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熔点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他们的事业家庭都被毒品毁了

发布时间:2020-03-04 18:03:32 阅读: 来源:熔点仪厂家

记者走进戒毒所对话吸毒人员

九江新闻网讯(记者 杨丽/文 欧阳海员/摄)九江市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建于1996年10月,是全省最早的部颁二级强制隔离戒毒所,所内医疗、康复、生活、娱乐设施配套齐全,一次可容纳500余人戒毒。6月24日,浔阳晚报记者来到了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探访正在戒毒的人员,倾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从他们的故事中感受到了毒品对个人、家庭、社会的摧毁性破坏力。

王某:女儿不叫我爸爸

王某今年53岁,从1991年开始接触毒品海洛因,那时正是沿海大发展的时代,他像很多人一样,到深圳做生意淘金。那个时候太年轻,在最懵懂的年纪里碰了最不该碰的东西,二十几年回不了头。王某是在生意场的应酬中沾染毒品的,开始以为自己不会上瘾,只是迷恋吸毒后那种飘的感觉,回到九江之后却发现已经离不开了,积蓄花光、妻离子散,靠小偷小摸来筹集毒资。

王某先后有两次婚姻,生了两个女儿,却都是在4岁左右就离开了他。说起女儿,王某红了眼圈,女儿碰到我都不叫爸爸,叫我喂,我心里好难过,可这都怪我自己做错了事,是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啊!进出戒毒所十余次,开始母亲还会前来探望,现在已经没有人来探望他了。母亲80多岁了,我也不希望她来看我,看到她一步一挪连走路都不稳的背影我就受不了,我太不孝了。王某说,对于人生他还是有信心,现在在拼尽一切力量挣扎,希望能摆脱毒品,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孝敬母亲、重拾父女亲情。

万某:结婚两月进戒毒所

万某是记者探访的戒毒人员中最年轻的,今年28岁,本该是有一番作为的时候,他吸毒已有三、四年的时间,是第一次进戒毒所。戒毒所民警告诉记者,万某脑子聪明灵活,原先在九江县经营地板生意,家庭美满,被吸毒毁了。

万某初中毕业后就进入社会,从外地打工回九江县后,就开始了瞎玩生活,结交了一帮社会上的朋友,吸食冰毒也是被这帮社会朋友怂恿的。万某告诉记者,他们一帮朋友经常出入娱乐场所,大家轮流出资提供毒品,每次花费毒资上万元,他做生意的钱也花在了这个上面。2014年,万某和朋友在KTV包厢吸毒时被抓,而那时他才结婚两个月。开始我老婆不知道我吸毒,后来知道了就跟我吵,可那时我就是听不进去,我太对不起老婆和家人了,希望老婆能够原谅我。

28岁,以后的人生还很长,在16个月强戒期间,经过戒毒所管教民警的教育、劝诫,他说自己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采访结束时,他信心满满地对记者说:出去之后一定不吸了,我说到做到。

贺某:希望天下无毒

贺某今年32岁,却已经吸毒十几年,如今年纪轻轻的她,牙齿却掉了不少。2000年第一次接触毒品时,她才十几岁。我在南昌打工时,一个闺蜜在吸毒,我架不住好奇,就跟闺蜜说让我也吸一口,也没有觉得上瘾。

2002年贺某回到九江并交了第一个男朋友,他的一个朋友也吸毒,就是这个朋友将她再次拉进毒品的漩涡回不了头。染上毒瘾后,她花光了积攒的几万元,之后就向亲戚朋友借钱,借不到就开始骗。戒掉海洛因之后,贺某又染上了冰毒。此后,她结交的男朋友、朋友大多为吸毒人员,我本是不肯将就的人,可是跟不吸毒的人谈恋爱,人家接受不了我的生活。

贺某说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母亲,我是家里的独生女,别人聊天说到自己的儿女都很自豪,我妈却最怕别人提起女儿这个话题。说到这里,她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我希望自己出去之后能够彻底戒掉,让我妈妈能够抬起头做人,也希望社会上买不到毒品,这样就没有人像我一样吸毒毁掉人生了。

贺某某:一念之差功亏一篑

37岁的贺某某谈吐大方,说话思路清晰,很难想到她是一个吸毒人员。就是一念之差啊,毁了我十几年的努力,我的小儿子才6岁,家人都骗他说我去工作了,他总是问他外婆妈妈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不要我了,我现在很乖啊。贺某某声泪俱下地说。

贺某某十六、七岁时凭着一副好嗓子当上了歌手,本是前途一片光明,可因为结交了一些社会朋友,受影响开始吸食海洛因,人生转了另一个方向。之后的10年,她频繁进出戒毒所,10年的时间有近8年是在戒毒所里度过的。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戒断海洛因后,她坚定地选择了切断过去,结婚并离开九江前往鹰潭发展,经营服装、餐饮,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可是第一任丈夫的出轨打破了她来之不易的生活,离婚后,她通过网络认识了现任丈夫。与现任丈夫结婚后,她拿着丈夫和自己的积蓄开了美甲、养生馆,效益也不错,之后却因为想挣大钱去广西投资传销,结果亏了十几万,2013年回到南昌后她又投资几万元做生意,结果还是亏了。

事业不顺利,丈夫又在新疆工作,贺某某便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九江生活,可就是回到九江,让她戒断十余年的成果功亏一篑。贺某某原本准备在九江开养生馆东山再起,一切筹备有序进行,养生馆开张有望,可与此同时,因为没有拒绝一些吸毒人员的朋友,加上创业筹备紧张,她一再吸食朋友给的冰毒,最终再次进入戒毒所强戒。

我担心公公、婆婆、老公知道,不原谅我就完了。好在丈夫原谅了她,她表示自己会好好戒毒,不辜负家人的期望,不让孩子失去母爱,她还不忘提醒:大家真的不能有侥幸心理,一定要对毒品保持高度警惕。

家属开放日是戒毒人员心灵一剂良药。

天津西服订制

太原西装订做

沈阳制作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