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点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熔点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山东东明万人肿瘤暴发疑洪业化工是致病之源红毛蓝

发布时间:2020-11-04 07:35:58 阅读: 来源:熔点仪厂家

山东东明万人肿瘤暴发 疑洪业化工是致病之源

南方周刊

全国消息:家里不断有熟识的、陌生的东明市民到访,王君平谨慎地拒绝了大部分人,然而依然有很多人留下纸条,上面写着姓名和电话。

6月中旬,他写的一份请求书被传到网络上,这篇名《东明县几万人突发性患甲状腺肿瘤》帖子,要求有关部门能彻查病源,并指洪业化工是致病之源。帖子写道:“环己酮厂建设生产这5-6年来,甲状腺肿瘤病在我县突发,而且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展着。此状况如果得不到有效控制治理,东明县很快就可能成为国家的新一个癌症大区。”

该帖在互联网迅速引起围观。发帖人很快被找出来,是一位在北京工作的东明人,但帖子的起草人是王君平。东明县的领导几次到王家做工作,要求他不要接受记者采访。

6月26日上午,东明县各大部门单位组织了200多名干部到请愿者集中的工业路北段进行入户调查,这些人分别来自交通局、公安局、教育局等部门,由干部牵头要求本单位职工对请愿签名一事进行说明。表格中的问题包括:“请愿书签名是否本人”、“如是代签的是否征求过本人意见”等。

这天上午有一些人拒绝填表,但更多的居民填写了情况。

县里的举动让王君平很不安,他在自家小院神情慌张地走动着。他说:“我没有造谣,群众签名都是自发的,但会不会被‘算账’就很难说了。”

与此同时,东明县政府和山东省环保厅完成的调查结果,都与当地居民反映的情况有较大出入。

6月24日,东明县人民政府公布的一份《关于网上反映东明县环境污染许多人患甲状腺肿瘤有关情况介绍》的文件中提出:东明环境质量良好,甲状腺疾病患病率并不高,为14.2%。

这个数据在接下来的一周里,变更了两次。6月29日,山东省环保厅发布调查报告称:2008年东明县参合农民甲状腺肿瘤患病率为0.001561%,这个数据比早前山东省卫生厅组织调查的初步统计数据0.08%,还低了将近一半。

“网络上有关东明县甲状腺疾病的反映严重失实。”东明县委宣传部出示给记者的材料中写道。

但官方的调查结论并未令当地居民信服。围绕调查方式和取样范围,很多人有诸多质疑。

小城肿瘤阴影

东明居民的恐慌从2007年即已埋下伏笔。

在一次东明县人民医院在为本院670名职工进行的健康体检中,约60名员工被查出患有甲状腺疾病,其中4人确诊为甲状腺癌,在此前甲状腺并不作为体检常规项目。

体检结果在医院内部引起不安。医院在对全县的甲状腺发病情况进行调查后发现,2008年全县患甲状腺疾病住院治疗的401人,其中患甲状腺癌的41人。

这一消息迅速从医院向县城居民扩散。一位县人民医院的医生告诉记者,这之后很多机关单位的职工体检,都有意加入了甲状腺疾病的检测项目,不检测还好,一查就发现了更多的病例。

2008年,东明县疾控中心进行了甲状腺疾病专题调查,对全县20余个单位3680人进行甲状腺疾病核查,查出病例522人,发现患病率更高,为14.2%。

记者于6月26日至29日到工业路北段沿线进行了踏访。在东明实验中学西侧的家属院中,退休老师张钦(化名)一家此前并没有此病史,2005年后陆续有6口人查出患有甲状腺疾病,其中3人进行了4次手术,年龄最大的50多岁,最小的20多岁。每一次手术花费大约2万元,每个人脖子上都留下了环形疤痕。

王君平一家也深受疾病折磨。一家12口成人中,两年内检出有8人患有结节或囊肿,其中一人,医生怀疑其已发生癌变。

记者在东明县医院手术室查阅了2005年至今的手术登记名册,仅今年5月份单月,在该院实施甲状腺肿瘤切割手术的就有7例。手术室一位医生告诉记者,高峰时一天可以做3-4例甲状腺手术。她还介绍,由于东明县医院目前无法鉴定肿瘤良恶性质,切下的肿瘤需送往菏泽市检验,因此很多东明居民并不在本县实施甲状腺手术。

东明县分管卫生工作的副县长权洪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东明县14.2%的甲状腺疾病患病率并不高。

东明县人民医院副院长陆明起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由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发布的《中国甲状腺疾病诊治指南》,文中说触诊发现一般人群甲状腺疾病的患病率为3%-7%,而高清晰超声检查发现,甲状腺疾病患病率达20%-70%。他认为“这是一种常见疾病”。

但市民的恐慌没有完结,在很长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政府相关部门对此类疾病作出专门的解释和病因调查。

根据公开资料,全球有3亿人患有甲状腺疾病,但是许多患者对此并不知晓。这个位于气管前的、蝴蝶形的小器官,是人体最大的内分泌器官,调控着身体的许多功能。甲状腺疾病种类也比较多,包括甲状腺功能亢进、甲状腺炎、甲状腺功能减退、甲状腺良性腺瘤及恶性癌等。

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大部分居民对甲状腺疾病的具体种类十分陌生,由于甲状腺疾病患者通常没有任何症状,一般只有当甲状腺病情恶化,特别是肿瘤压迫头颈时才引起重视。

化工厂污水入城

积蓄的恐慌,在5月下旬终于找到了爆发点。

工作路北段的居民发现当地一些管道正在施工,东明县建设局告知他们,这项工程将作为沿线村庄生活污水排放管道,但群众发现管道向北一直修往洪业化工厂。在马路边散步的居民开始对此议论纷纷,讨论的焦点最终落在一点上:一个大型化工企业的排污管道为何接入城区?

洪业化工生产的环己酮和甲状腺疾病之间的关联也由此被不断猜测。环己酮是重要化工原料,有致癌作用。

6月上旬,有群众提出一起到县政府门前抗议、请愿,这一建议被几位退休干部和教师及时制止,最终他们提出征集签名,派代表与政府谈判。数天之内,自发签名人数达到1441人。

6月9日上午,王君平等5位代表在县政府向钟明伟副县长表达了群众要求彻查污染的意愿。钟当场答复,洪业化工排出的水质达标,与甲状腺疾病无关。

当天下午,5位代表又到了东明县人大和东明县环保局。在东明县人大,一位负责信访的工作人员接待了他们,并答复:人大只有建议权,没有处理权,并让他们将所反映问题形成书面材料。东明县环保局党委书记李雪生的答复与副县长钟明伟一样,洪业化工并无污染。

在第一次与政府方面接触之后,代表们回到家中开始书写材料,经过众人传阅多次修改最终定稿,并附上之前的签名。6月16上午,在东明县政府举行的座谈会上,王君平正式将材料上交给钟明伟和李雪生。

6月17日上午,王君平等人再次在县政府中见到钟明伟,钟向代表们传达了县里的精神:第一,管道是县里的排污建设还是要修,6月底必须完成;第二,甲状腺病源由卫生局来查找;第三,在查明之前,洪业化工的污水不能进入管道,如果查明确与甲状腺疾病有关立即停产整顿,如果无关,只要水质达标就可以进入管网。

与洪业化工毗邻的吉安化工目前尚处于审批试生产阶段,一份2007年由原山东省环保局下发的审批材料中要求:该厂废水需满足《山东省南水北调沿线水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后,经城市污水管网进入东明县污水处理厂。该规定被当地作为管道建设依据之一。

对废水是否应该接入城市污水处理管网,政府与市民各持己见。一位穆姓请愿代表告诉记者,早年东明居民的饮用水都使用深度不超过15米的压井提取,化工厂大开发之后压井被纷纷弃用,各单位多自发开挖500米以上深度的深水井,为的就是避开可能的水污染。他说:“现在管道接到城里,水泥管接头太大,渗漏严重,一旦污染超标或发生泄露,整个城市将从底层开始全面污染。”

记者实地调查了解到,该段管道由洪业化工和吉安化工(此两家化工厂均属于洪业集团下属公司)起始,经106国道往东,经过王寨、温寨,沿工业路折而向南,经过穆庄,最后在三八路与工业路交叉处进入污水泵站,由此并入城市排污管网,线路总长3.47公里。此次排污管道作为市政工程,由建设局具体设计施工并支付费用。

东明县建设局向记者出示的一份城区污水管网规划网中并未见到此线路。东明县建设局局长张中文介绍,该线路是2009年新增的计划外线路。他解释虽然管道由吉安配套设施的一部分,但并不仅为这一家企业服务,线路经过的穆庄等地也将使用这条管道排放生活污水。

至于为什么管道接入城区管网中,张中文解释,管道如果向东绕行同样要经过很多村庄,并且要经过菏东高速公路,高速公路下不允许管道通行。另外成本也是一项因素。此次采用的管道是平口管道,总成本在200万到250万之间。如果绕道城北进入城市污水处理厂成本可能接近千万。

目前,洪业化工排污方式是由厂区排入一个农田灌溉渠道二分干渠,再由此流入洙赵新河,随后流出东明进入菏泽市牡丹区。

化工重镇

在这场风波中,事件的另一个主角洪业化工几乎未受影响。

据公开材料,2008年该厂完成产值5.1亿元,纳税3817万元。一位退休干部告诉记者,在东明县,洪业集团与石化集团、玉皇化工是最大的三家化工企业,每年这三家企业纳税总额占东明县年财政收入的约90%。这一说法得到洪业集团经理陈海峰证实。

该公司全称山东洪业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下辖6家企业,其中包括方明化工、洪业化工、吉安化工、方明药业、方明建筑和一家房地产公司。有关知情者说,东明县的大部分市政公司由方明建筑公司承包。6月29日,记者在建设局大院内见到,一座大楼正是由方明建筑负责施工。

在东明居民的请愿帖上提到的四家化工厂,包括位于五四路上的方明化工厂,城南正在兴建的方明化工新厂,城北已经投产的洪业化工和已经试生产的吉安化工。

6月28日,记者来到位于五四路上的方明化工有限公司,该厂大门紧闭,墙上贴着一张通知,“因工作需要,我单位从6月1日6月30日全体放假。”该厂早年是由当地一家天然气化工厂和中源油田合资兴建的一个5000吨级的环己酮厂,1999年该厂倒闭,之后被方明化工兼并,将环己酮产量提高到1.5万吨。正在运行的洪业化工环己酮的年产量为6万吨,城南在建中的新工作产量将达到10万吨以上。

工厂周围居民区众多,居民指厂内早前连排污设备都没有,污水四处横流。但这一指责被环保局否认。环保局副局长刘新年介绍,方明化工、洪业化工等厂都有派员监管,厂内也有相应的污水治理工艺,几次抽检水质也都达标。

洪业集团的张经理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洪业化工在排污设备上投入了很大的成本,其中二氧化硫脱硫设备成本1600万,年费用400万-500万,污水处理设施投资约1000万,电除尘设备5台共计1000多万元。

目前东明依然由众多化工企业等待上马,武胜桥乡等地化工厂林立,菜园集乡等地的化工厂也正在建设之中。一位菜园集乡的村民告诉记者,其所在大队上百户人家正面临搬迁。

2008年东明县规模以上化工企业30多家,被山东省确定为石油化工基地。经济的大跃进伴随着化工厂的壮大,吊诡地令当地居民胆颤心惊。

一个令居民不安的现实是,自2002年以来,“癌症村”、“怪病村”现象在中国各地频频出现,GDP增长和“癌症村”增加之间呈现伴生关系,并开始向内地省份蔓延。这些“癌症村”集中处于工业区周边或城市下游,包围着城市。

“我们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癌症村?”一位在京上大学的东明人发给记者的短信中写道。这样的担忧在当地被居民反复提及。

打架的调查数据

东明县提供的材料称,上级疾控部门认为,诱发甲状腺疾病的原因多达几十种。东明县水质、土壤、空气质量良好,不能确认与化工污染有关。

北京肿瘤医院头颈外科主任张乃嵩表示,关于甲状腺病因,目前还没有一篇论文表明与化工企业污染有关。若要确认甲状腺疾病是否与化工污染有关,需要流行病理学专家或者是职业防治人员在当地采集相当数量的样本,进行对比分析才能得出结论。

病因究竟是什么?目前尚无定论。

在东明县提供的材料中,特别提到高碘是诱发当地甲状腺疾病的主要原因。东明县属高碘地区,而在1996到2005年一直食用加碘盐。2005年之后,有文件要求当地不再食用加碘盐。

但恐慌情绪正在当地居民心头萦绕。一位教师进修学校原校长多名亲属患有甲状腺疾病,他说,甲状腺这个病不痛不痒也不肿,但是精神压力特别大,“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恶化了”。

在一次教育系统的协调座谈上,退休已久的张钦压抑不住愤怒,对在场的领导发起了质问:“负面影响能不能消除?不能消除必须停产!”

当地居民对于排放污水是否能够达标持怀疑态度,在请愿书中他们表达了这样的疑虑:“自古以来污水都是从居民区排到郊外无人区,而现在却把有害污水从郊外排入居民区,这是什么道理?”

坊间盛传,洪业化工集团中有县级领导干部的股份,因而受到层层庇护。目前此说法尚无切实证据。一部分居民质疑当地政府、环保局是否能真正起到监督职责。

这样的质疑,在东明县人民政府作为澄清之后,不但未见消除反而得以强化。

6月24日,东明县政府通过省内媒体对事件进行点对点澄清,否认了请愿书中反映的多数情况。

多位沿线居民则指政府的澄清中有很多不实之处。一位穆姓居民说:“像请愿书上写的是王君平家中有12口大人,在政府的澄清中有意将儿童也计算在内,计算人数为21口,造成请愿书上情况失实的假象。”另有多位穆庄小学退休教师向记者证实:穆庄小学教师中至少有5人查出甲状腺疾病,其中4人是在职教师,1人是退休老师,并非澄清文件中所说的仅为2人。

此外东明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饮用水检查也被认为有“猫腻”。东明社区一位网友指出:东明信用社、水务局西院、公路局饮用水均为深井水,而东明的深井深度一般在地下500-1000米左右,抽取这样深度的水检查目前没有任何意义。

6月19日,山东省卫生厅到东明调查甲状腺的情况。随后,卫生厅牵头组成了100余人的调查队,选取东明的三个乡镇进行调查,包括化工企业集中的武胜桥乡和城关镇以及没有化工企业的焦园乡。统计显示,村民甲状腺致病率不到千分之一,约为0.08%。

这次的调查同样令当地居民不满,居民普遍认为调查选取的样本失之草率。有居民质疑说:“0.08%是入户询问的结果,而且选在郊区,大部分郊区农民根本就从来没体检过。为什么群众反映意见最集中的穆庄反而未列入调查?”

双方的不信任在6月26日当地政府组织居民填写表格进行调查之后被进一步放大。6月29日,记者接到多位居民的电话反映,当地政府再次组织各机关单位人员入户,找本单位员工回收2007年至2009年的个人体检表格及病例。

电话里,他们担心,一旦病例被收走,东明居民真实的甲状腺犯病率一时将无可查证。

70岁的王君平依然焦虑,他不知道事情将走向何方,尽管听说了温总理对此事件已有批示,但事情却似乎并不乐观。“你们记者来了,报道完就走了,我们还生活在这里的东明人怎么办?”

七彩祖玛游戏

乐透客彩票官方版

仙凡幻想下载

超神名将传破解版

相关阅读